北大荒高管私自拆借董事呼吁上交所介入

2020-11-21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64

导读:原标题为:北大荒董事长总经理被指私自对外借款 董事呼吁上交所介入调查在10月末曝出绕开董事会私自拆借近10亿元资金给房产公司,并产生2.35亿元资金逾期之后,北大荒22日晚间发布的一则公告将更多的内幕消息抛出水面。独董朱小平的声明中显示,在绕开董事会私自对外拆借近10亿资金的事项中,董事长及总经理为知情人。在第17届董事会上,朱小平要求追究私拆借款的分、子公司当事人的责任,追回资金,而当时董事长和总经理皆在场,并称“都知道此事,不是下面人擅自行为,提出不要在董事会上讨论此事,要求私下

原标题为:北大荒董事长总经理被指私自对外借款 董事呼吁上交所介入调查

在10月末曝出绕开董事会私自拆借近10亿元资金给房产公司,并产生2.35亿元资金逾期之后,北大荒22日晚间发布的一则公告将更多的内幕消息抛出水面。独董朱小平的声明中显示,在绕开董事会私自对外拆借近10亿资金的事项中,董事长及总经理为知情人。在第17届董事会上,朱小平要求追究私拆借款的分、子公司当事人的责任,追回资金,而当时董事长和总经理皆在场,并称“都知道此事,不是下面人擅自行为,提出不要在董事会上讨论此事,要求私下给我汇报”。

而对于公司目前的状况,4名独立董事异口同声:“年内尽快完成换届选举,”因为“董事会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重要时刻4董事集体出差

今年10月26日和28日,北大荒先后发布了两则公告,而正是这两则公告,将公司未经董事会审议,即私自拆借3亿元给子公司从事房地产投资,此外,还向其它房产公司私自拆借资金,累计私自拆借资金近10亿元,而这些借款中,有2.35亿元出现逾期风险。

东窗事发后,监管部门要求公司做出说明并需全体董事签字,然而公司称因“工作原因,”董事陶喜军、刘长友、王贵、于金友未能签字。

22日晚间,公司再次刊出公告,并按监管部门要求,由未签字董事对“工作原因”做出具体说明。

未签字的董事中,刘长友说,担任北大荒董事是由大股东北大荒集团派出,按管理传统,当“得知公司违规拆借资金的问题后,我多次向大股东的审计和财务管理部门以及分管领导反映此问题,并建议有关部门组成工作组调查公司的经营状况。在此期间虽然没有召开董事会,我还是多次电话和当面督促经营层各位领导进一步完善保障措施,防范拆借资金的经营风险。”而面对目前的风险,刘长友建议上海证券交易所:“直接聘请和委托有关中介机构,对上述逾期风险进行尽职调查”。而对于未签字的原因,则解释为出差。

另外几位未签字的董事中,王贵称当时正在“外地参观考察”,但对于公告上的内容,原则上同意;董事陶喜军称,未能签字的原因系“正在北京学习”,对于公告内容,也原则上同意;董事于金友则称,未签字原因系“正在外地接待上级领导检查工作”,在提出三点建议后,也表示原则上同意公告内容。

而此前已在公告上签字的董事宋颀年则发表了一则声明,称对违规拆借款项事前不知情。

独董呼吁换届选举

除了未签字确认的董事做出声明之外,此次上海证券交易所还要求总经理回答,违规拆借资金至今,是否有补救措施及具体时间表。对此,北大荒总经理丁晓枫称,自公司发生私拆借款事项至今,已在积极自查整改,并聘请第三方咨询公司进行制度流程设计等,而其也在关注子公司房地产项目的进展情况,并辩称:“派出专人到合作项目所在地政府及合作方实地核实了解项目情况,实事求是地确定施工进度及逾期原因。逾期风险属政府拆迁按原计划延期所致,非合作方本身故意违约”。

  丁晓枫同时称,鉴于三个房地产项目未能按期开工,产生逾期风险属政府拆迁按原计划延期所致,非合作方本身故意违约,如到2012年12月31日就终止合作项目,将给合作双方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拟提请公司董事会对是否接受合作方的还款承诺书及逾期还款的展期请求予以审议决策。

如公司董事会未审议批准合作方的还款期限展期申请,丁晓枫称,将严格执行董事会决议;并督促相关子公司在敦促合作方按期还款的基础上,按照合同约定及还款期限,做好启动法律程序的各项准备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北大荒4位独董同时发表声明,建议公司加快换届选举步伐,“由于董事长岗位长期缺信,董事会作用受限,严格来说已经半瘫痪,实际上是管理层在自行运作,因此要求在12月中旬换届”。另3位独董于逸生、李一军和赵世君,也纷纷要求年内召开股东大会,换届选举组成新的董事会。

而独董朱小平更是进一步透露,绕开董事会私拆借款另有隐情。“在4月下旬我知道公司违反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规定擅自将大量资金拆借给房地产企业的情况以后,在公司4月25日召开的17次董事会上我非常激动地做了长篇发言(有录音为证),指出整件事情的严重性,有可能触犯相关法律,要求追究下面分、子公司当事人的责任,追回有关资金。当时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在场,他们提出自己都知道此事,不是下面人擅自行为,提出不在董事会上讨论此事,要求私下给我汇报。后来他们说已经对农垦总局汇报此事,正在操作将几个房地产项目打包卖给总局。我提出此事要尽快进行,尽快收回资金改正错误。”

朱小平称,9月公司发出电子邮件,要求拨款一个亿给房地产进行后续事项,“我坚决反对,并且表示如果上会我就投反对票”。但随后的9月和10月里,“农垦总局的一位领导同志打电话代表大股东几次提出正在准备将房地产项目转卖给一些企业,要求我支持再同意2000万元的资金给房地产企业发给工人工资,避免拆借出去的资金遭到损失。后来在公司召开的19次董事会上我投了弃权票”。因为朱小平认为,“这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对于北大荒私拆借款一事,本报将继续给予关注。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