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核查难防系统性造假 投行直言改行

2020-10-21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213

导读:作者:安丽芬 朱丹丹原标题为:老投行直言IPO做怕了 改行发债并购针对南方一知名投行将被暂停保荐机构资格3个月的处罚的传闻,4月12日下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称,4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已有所表示,对于万福生科(300268.SZ)发行上市中,保荐机构平安证券,会计师事务所中磊,相关中介机构和人员涉嫌未能勤勉尽责的行为,将按相关规定来处理。而随着IPO核查名单的出炉,有人松口气,有人更忙碌。“核查虽然暂告一段落,但也轻松不起来。”北京一位券商的投行负责人表示,撤下的企业那么多

作者:安丽芬 朱丹丹

原标题为:老投行直言IPO做怕了 改行发债并购

针对南方一知名投行将被暂停保荐机构资格3个月的处罚的传闻,4月12日下午,证监会新闻发言人称,4月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已有所表示,对于万福生科(300268.SZ)发行上市中,保荐机构平安证券,会计师事务所中磊,相关中介机构和人员涉嫌未能勤勉尽责的行为,将按相关规定来处理。

而随着IPO核查名单的出炉,有人松口气,有人更忙碌。

“核查虽然暂告一段落,但也轻松不起来。”北京一位券商的投行负责人表示,撤下的企业那么多,还得等时机递上去,大约在年底或是明年吧。

本报记者获悉,他所在的券商,除已排队企业,手头还有多个项目没递上去。按他的话说,就是不给会里添堵。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形容那些被抽查的企业和中介机构并不过分,因为对他们来说,一些企业系统性的造假难以查到,即使中介机构看到蛛丝马迹,向企业印证,得到的仍是谎言。

一位老投行人士直言“IPO做怕了,现在改做再融资、发债和并购了”,这些暂且够赚些成本钱和工资。

在他看来,系统性造假难以避免,而一些小中介机构的参与更加剧了辨识造假的复杂度。

难防系统性造假

即使自查报告页数再多,仍有不容易让精明中介看穿的伎俩。

“证监会也查处不少保荐人,但从没说造假,只是说他们不尽职。”上述投行负责人表示,尽职与否的界限是什么?这造成中介“责任无限大”的现状。

“譬如关联关系,上市公司各股东方都发承诺函说不存在与某企业关联关系,保代拿到承诺函。但后来又揭出承诺函不真实,他们存在关联关系。”他说,这是尽职,还是不尽职呢。

在他眼中,一些由企业造假及与当地政府联合造假的系统性造假,极难查。

以某造假上市公司为例,当时保代怀疑其与客户存在关联关系,就去当地工商局查工商资料,但当地工商局不让打。后来,保代从该上市公司处拿到工商资料,上面也盖了红章,就信了。

问题是后来被揭出,该上市公司与客户确实存在关联,这名保代就不得不面对监管处罚。

实际上,保代在当地工商局碰到的情况也是媒体常面对的无奈:从工商局打详细的工商资料基本是奢侈要求。

以北京为例,如果非企业内人调详细工商资料,需律师拿着立案调查证明才能调出来。成都工商局对本报记者表示,查本企业的需拿营业执照,非本企业人查询只能通过律师。

“如IPO核查,你怀疑他是关联方,去打他的银行流水记录,他说他不是关联方,就是不让你打。”他说。

“有些甚至是政府和企业联合造假。”上述投行负责人透露,曾有一个项目,当地政府出具红头文件说要收购这家企业,各部门签字签章都走完流程,后来还是不了了之。

IPO恐惧症

“企业、政府系统性造假,媒体和监管层又盯得很紧。”上述投行负责人无奈道,IPO真是做怕了。

“平安证券之所以出事,是因其近几年迅猛扩张。”上述投行负责人表示,人多了,良莠不齐,项目多了,一些细节顾不过来,就会出事。

而国信投行业务的扩张速度较平安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大投行等大型中介机构,目前各地还有不少小中介机构出没,为上市公司出些损招。”上述投行负责人表示,这又是杜绝不了的。

随着最近一周的大撤离,至此今年IPO撤单企业已达167家,国信、中信建投等成创业板撤单大户。

“我们也撤了几家,这些公司都存在问题,重要的还是财务报表不好看。”上述投行负责人表示,如盈利下滑、怀疑关联关系等。

但避过风头后,他们还会递上去的,时间大约在年底或明年。

IPO断流的这几个月,他所在的公司只能以再融资、发债、并购等业务维持生计。“虽比不上IPO,但赚些成本和工资是可以的。”他说。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