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证券屡屡犯错 缘何逃脱"极刑"

2020-10-16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83

导读:5月10日下午,中国证监会在北京宣布了对万福生科及其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的处罚。同一天下午,平安证券在深圳提出设立3亿元投资者损失赔偿基金,为错误“买单”。对此,平安证券称之为“血的教训”。但市场人士认为证监会从轻处罚与平安证券设立3亿元赔偿基金不无关系。平安证券承担连带责任因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由保荐机构先行赔付再向相关责任方追偿的情况,在中国证券市场上尚属首次。万福生科的董秘对新京报称,3亿元本应由万福生科和平安证券等机构共同承担,但是,目前万福生科

5月10日下午,中国证监会在北京宣布了对万福生科及其保荐机构平安证券的处罚。同一天下午,平安证券在深圳提出设立3亿元投资者损失赔偿基金,为错误“买单”。对此,平安证券称之为“血的教训”。但市场人士认为证监会从轻处罚与平安证券设立3亿元赔偿基金不无关系。

平安证券承担连带责任

因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由保荐机构先行赔付再向相关责任方追偿的情况,在中国证券市场上尚属首次。

万福生科的董秘对新京报称,3亿元本应由万福生科和平安证券等机构共同承担,但是,目前万福生科尚无能力拿出需要承担的款项,由平安证券先行垫付。

“我们承担的是连带责任,后续追偿还要看最终的赔付比例。”平安证券相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说,目前各方承担的比例还没有确定,最终赔付完成后,会找万福生科和其他中介机构协商。

保荐机构因上市公司造假而承担连带责任,在此前已有先例。大庆联谊在1997年的年报中虚增利润2828.89万元,并于2000年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决定。随后,23名投资人将大庆联谊和申银证券告上法庭索赔。根据判决,被告大庆联谊赔偿23名投资者实际损失42.5万元,而被告申银证券对与自己的责任相关的24.2万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3亿补偿为减轻处罚?

根据保荐办法规定,保荐机构出现相关违规情形的,证监会自确认之日起暂停其保荐机构资格3个月;情节严重的,暂停其保荐机构资格6个月,并可以责令保荐机构更换保荐业务负责人、内核负责人;情节特别严重的,撤销其保荐机构资格。

有投资者质疑:“万福生科这样的造假事件都算不上‘情节严重’,那什么才是严重?”

此前传言称,平安证券高层曾赴京做工作。对此,平安证券称,设立3亿投资者赔偿基金是出于主动承担责任、维护投资者利益并尽快恢复正常业务秩序的考虑。

市场人士则认为3亿赔偿基金对减轻处罚起到了效果。

广东奔犇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国华对记者说,平安证券现行设立3亿元基金赔偿投资者,在民事责任方面愿意承担一定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证监会可能降低了处罚力度。而平安证券之所以拿出3亿申请赔付,很大程度上也是怕证监会撤销其保荐资格,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刘国华称,如果证监会对平安证券从重处罚,比如最高是其业务收入的五倍处罚,撤销其保荐资格,实际上对投资者是不利的,因为“罚款是进国库的,投资者不可能拿到钱”。

在上周五,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对平安证券的处理是一个标杆,证监会对平安证券暂停荐资格的处罚,其严重程度超过以往。

平安证券屡屡犯错

在近几年的投行业务中,平安证券可以算作屡屡犯错的“坏孩子”。

2010年12月已经过会的胜景山河被曝涉嫌造假上市,在二次上会中终因造假问题折戟。胜景山河的保荐机构正是平安证券,公司的两名保荐人代表被撤销保荐资格。

胜景山河事件尚未平息,平安证券保荐的另一家公司海联讯于今年3月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问题涉及2011年虚增千万利润。

“我们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但绝对不是故意的。”平安证券董事长杨宇翔在设立万福生科赔偿基金的发布会上说。

“如果足够重视,这些问题是可以避免的。”一位券商保荐人士对新京报称,保荐机构肯定不希望企业作假,对企业作假知情还保荐上市是不可能的。

“我自己举例来说,首先一个朋友给我推荐一个项目,我去看了,感觉还可以,就跟企业签订信息保密协议,然后上报本公司做尽职调查,尽职调查后跟企业签订一揽子协议。随后开始上市辅导,申报材料。这些工作结束后到当地证监局验收,等所有这些事情结束后就可以申报材料进入上市流程了。”上述保荐人说,在上述流程中,尽职调查的环节很关键,问题可能就出现在这里。

“尽职调查按照交易所发布的保荐工作指引一项项来做基本没问题。平安证券项目太多了,可能来不及挨个详细核查。”该保荐人称。

六成收入来自投行业务

据统计,平安证券从2009年新股发行开闸以来,保荐了100多家中小板企业、创业板企业。

平安证券回复新京报时表示,因保荐企业数量较多,所以出现一些这样的案例也存在一个客观原因。此外,过去平安投行的业务发展模式,是一种以“通道业务”为主的投行发展模式,在短期利益的驱动下,部分项目的质量有瑕疵。

“通道业务”即指券商能为投资者提供交易、发行上市和证券交易对接的通道。传统IPO业务属于通道业务。来自2012年3月份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平安证券的收入高度依赖于投行业务,投行收入占总收入约60%左右。

平安证券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安证券以前是以通道业务为主要模式,属于野蛮生长,注重数量而忽视了质量。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以前核心团队的问题。”

上述人士所称的“以前核心团队”的负责人是薛荣年,也是此次万福生科事件中的当事人,他被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同时撤销证券从业资格。据媒体披露,2011年下半年,平安集团与原平安证券总经理薛荣年之间已经存在嫌隙,年底薛荣年出走,并带走了平安证券大批投行骨干。

据了解,薛荣年在任平安证券期间,其主导的平安原有模式,即大规模、流程化、快速高效、粗放激进的投行模式曾在此前市场环境中取得巨大成功。但如今也带来了巨大漏洞和问题。

“万福生科事件是一次深刻的教训,这一血的教训告诉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投行业务的转型,督促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加到位扎实。”平安证券一位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