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足珍珠自罚:内部惩戒能否代替监管

2020-10-16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96

导读:作者:彭洁云 周绾绾针对《第一财经日报》“千足珍珠谎言”系列报道,千足珍珠在进行了近一周的核查后,终于自认关联方同业竞争、代缴社保、隐瞒关联交易和信息披露疏漏“四宗罪”,并诚恳地进行了自我处罚。但内部惩戒是否能够替代监管部门的认定和处罚?关联方同业竞争、独立性不足此前,本报亲赴千足珍珠大股东控制公司山下湖珍珠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调查发现,山下湖(香港)存在从事珍珠业务的情况,山下湖香港工作人员名片上的工作单位却同时印有千足珍珠和&ldqu

作者:彭洁云 周绾绾

针对《第一财经日报》“千足珍珠谎言”系列报道,千足珍珠在进行了近一周的核查后,终于自认关联方同业竞争、代缴社保、隐瞒关联交易和信息披露疏漏“四宗罪”,并诚恳地进行了自我处罚。但内部惩戒是否能够替代监管部门的认定和处罚?

关联方同业竞争、独立性不足

此前,本报亲赴千足珍珠大股东控制公司山下湖珍珠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的办公场所调查发现,山下湖(香港)存在从事珍珠业务的情况,山下湖香港工作人员名片上的工作单位却同时印有千足珍珠和“山下湖国际珠宝有限公司”的名称,认为公司存在“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情况,关联方与公司之间存在关联交易、同业竞争和利益输送的重大嫌疑。

在澄清公告中,千足珍珠承认了“同业竞争”的事实。

千足珍珠表示,经公司核查,山下湖香港公司存在珠宝业务销售收入,存在与上市公司同业竞争的问题。“山下湖香港公司的股东陈夏英女士(公司董事长、实际控制人)和阮光寅先生违反了两人在2007年签署的避免与千足珍珠发生同业竞争的《避免同业竞争承诺函》,与上市公司产生了同业竞争问题。”公告称。

千足珍珠同时披露,2007年至今,山下湖香港公司从事珠宝业务累计实现销售利润约126.82万港元。另外,千足珍珠通过调阅山下湖香港公司2007年至今的购销明细,还发现山下湖香港公司存在向腾发国际和亿永珠宝采购货物的情况。

千足珍珠在澄清公告中表示,通过本次核查,陈夏英和阮光寅均认识到了山下湖香港与公司产生同业竞争问题的严重性,对两人违反避免同业竞争承诺的情况深感自责,并主动承诺:陈夏英和阮光寅负责代公司向山下湖香港公司追回该公司2007年至今从事珠宝业务所获取的销售利润约126.82万港元及对应利息。

与此同时,千足珍珠作出“对陈夏英处以严重警告,并处人民币127万元罚款”和“对阮光寅处以严重警告,要求阮光寅辞去公司副总裁的职务,同时取消对阮光寅50万股股权激励”的处罚决定。同时责成陈夏英和阮光寅于2013年5月31日前制定切实可行的整改计划,将山下湖香港100%股权以合适方式和公允价格转让给公司或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或将山下湖香港公司清算注销。

对此,有投行人士继续提出质疑:“山下湖香港的销售数据均是未经审计的数据,可信度并不高。而且存在向腾发国际和亿永珠宝采购货物的情况,很有可能采购的货物就是来自于千足珍珠,存在关联交易的嫌疑。”

替大客户股东缴纳社保

两弊相衡择其轻。为了应对两大贸易商客户腾发国际和亿永珠宝的股东实为公司员工、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质疑,千足珍珠自认了替包括骆海虹、詹彬、黄苗均三名客户股东在内的24名非企业员工缴纳社保。

公司澄清公告称,在公司及子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对参保职工名单把控不严的情况下,出现了非本企业员工利用企业社保缴费账户富余缴费名额进行参保的情况。

千足珍珠表示,现已立即着手对非本企业员工利用企业社保缴费账户富余缴费名额进行参保事项进行清理,要求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务必于2013年5月31日前追回企业为前述24人缴纳的社保费用合计约42.96万元及对应利息,2013年6月1日起,严格禁止公司及下属子公司为非本企业员工缴纳社保。

千足珍珠也提出,公司董事兼总裁陈海军先生对为非本企业员工缴纳社保事项负有直接责任,对其给予严重警告,并处罚款10万元;同时要求其对追回上述款项进行个人连带担保,未能追回的款项由其个人负责先行补足。

隐瞒数年关联交易

在此前报道中,本报曾提出千足珍珠大客户亿永珠宝的董事为何爱娟,是公司董事兼副总裁阮光寅的妻子,千足珍珠和亿永珠宝实为关联关系。

对此质疑,千足珍珠承认,自2008年何爱娟任亿永珠宝董事起,公司与亿永珠宝存在关联关系,并披露了与亿永珠宝关联交易的金额,合计约7800万元,并且称交易价格与其他客户相比没有存在不公允的现象,并进行列举,但同样披露的是未经审计的数据。

千足珍珠指出,阮光寅在本次公司就该事项开展核查前并未向公司及时通报何爱娟在亿永珠宝的任职情况,对其作出严重警告、取消股权激励、要求辞职等处罚。

信息披露疏漏

另外,千足珍珠对于本报提出华东国际珠宝城系公司关联方而从未予以披露这一信息披露疏漏,也表示了认可。

千足珍珠澄清公告指出,经核查,公司关联方山下湖香港公司2006年3月参与出资设立中国诸暨珠宝城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8%,中国诸暨珠宝城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诸暨华东国际珠宝城有限公司。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陈夏英在中国诸暨珠宝城控股有限公司和诸暨华东国际珠宝城有限公司均担任董事职务,公司与该两家公司之间构成关联关系。

但公司在历年的定期公告中没有披露陈夏英女士的该项任职情况,另外,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向诸暨华东国际珠宝城有限公司购买商铺的两笔交易构成关联交易,但公司没有履行关联交易的审批手续并进行信息披露。

千足珍珠指出,公司副总裁兼董秘马三光先生在日常信息披露工作中未能尽到勤勉尽责义务,对其进行严重警告,并处罚金3万元。

对于千足珍珠澄清公告中的一系列坦率认错行为,投行人士表示,陈海英、陈海军、阮光寅、马三光等公司高管各自领罚,但内部惩戒无法代替监管层的认定。根据《证券法》、《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深交所上市规则》等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和深交所等监管机构应该会对千足珍珠及其中介机构采取相应的监管措施。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