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史上最猛IPO开闸"

2020-09-17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12

导读:作者:刘方 杨霄核心提示这种被股市投资人称为“下饺子”式的发行方式,被称为“史上最猛IPO”。本就羸弱的股市毫无悬念地以不抵抗暴跌进行“迎接”。而刚刚拿到批文的拟上市公司和券商们,在此时谁也不敢有一丝矫情,都显得匆忙而谨慎。拟上市公司:窝在证监会附近宾馆里苦候中国证监会门前空空荡荡。1月7日下午,证监会所在的北京金融大街富凯大厦,只有出租车在井然有序地排队。但10天来,这里搅动的风云,却让整个资本市场风起云涌。自从2014年

作者:刘方 杨霄

核心提示

这种被股市投资人称为“下饺子”式的发行方式,被称为“史上最猛IPO”。本就羸弱的股市毫无悬念地以不抵抗暴跌进行“迎接”。而刚刚拿到批文的拟上市公司和券商们,在此时谁也不敢有一丝矫情,都显得匆忙而谨慎。

拟上市公司:窝在证监会附近宾馆里苦候

中国证监会门前空空荡荡。

1月7日下午,证监会所在的北京金融大街富凯大厦,只有出租车在井然有序地排队。但10天来,这里搅动的风云,却让整个资本市场风起云涌。

自从2014年开年的前两天,首批“幸运儿”——纽威阀门、新宝电器、全通教育、我武生物、楚天科技5家已过会企业率先获得IPO发行批文后,经历了长达14个月的IPO“冰封期”,国内股市迎来新股发行的历史最高潮。

而在“8连发”之后,下周更将迎来了“18连发”,按照证监会之前的口径,本月内将有近50只新股登陆资本市场。这种被股市投资人称为“下饺子”式的发行方式,被称为“史上最猛IPO”,本就羸弱的股市毫无悬念以不抵抗暴跌“迎接”——但刚刚拿到批文的拟上市公司和券商们,在此时谁也不敢有一丝矫情。“谁知道下一步股市是啥样子,能发就发,不能等。”一家入选“TOP50”的准上市公司董秘斩钉截铁地对记者说。

重启IPO的火爆和中国证监会门前的冷清恰成鲜明对比

据传打印全国90%拟上市公司申报材料的荣大隐身在这家酒店中

他所在的公司,2012年下半年就已经过会,为了上市,创始人补交了社保、税金,请了财经公关,而这一切,由于不便入账,都是创始人自掏腰包,“等了这么久,创始人早就成了穷光蛋了,一刻也不能再等了”。

证监会的“拿到批文,择时发行”几乎成了一句空话,几乎所有的拟上市公司,都是拿到批文就路演,紧锣密鼓地上市,谁也不能等。

据“内部可靠消息”,这家公司上市的批文应该在这两天就拿到,但董秘和董事长并没有蹲在北京等批文,而是在上海见投资人。

“证监会通知领取IPO发行批文,一般先电话通知券商,提前到京等候准备。到了具体领取批文时间,由券商带着发行公司的人前去十一楼发行部。有时遇到几家公司同时等候,那就要排队了。”该董秘对记者说,“现在对我们来说,拿到‘发行’路条没有悬念,证券代表一直在北京,他去拿就是了,把股票卖出去才是大事。”

事实上,在2013年年底前重启IPO的消息发布后,所有已经过会的公司都派人驻扎北京,不断从证监会打探消息。“这一年多,各种传闻一直没断过,但证监会里面从来也没有过明确信息,因此我们从九、十月份起基本上就算是派人长驻了,生怕临时出消息。”这位董秘表示。

即使没有“悬念”的“路条”,也是拿到手里才能心安。“批文批文,没看到那纸文书,这心都还是悬的。”圈内人戏称这种等候为“候旨”。接到证监会的通知后,就一群人守在证监会附近的宾馆里,除了买饭,哪儿也不敢溜达。“怕领批文前,报会材料上再有纰漏。”

该董秘所在公司接到“领批文”通知后,已“候旨”两天,但直到记者截稿,批文尚未发下来。

在北京等候的证券代表,与在上海见投资人的董秘和董事长,实时热线沟通任何一点细微的“风吹草动”,这两天的等待,似乎比过去的十几个月还要漫长。

荣大不眠夜:全国拟上市公司申报材料90%在此打印

“不行以后就转行去新闻界了,专门去荣大刨垃圾桶……”投行人纷纷在网上调侃。

上周末,微博上的一张照片引起业界关注,照片上是一张被丢掉的打印纸,上面清晰显示,湘财证券正申报挂牌新三板,主办券商为西南证券。随后,湘财证券工作人员证实了此事。

荣大快印——这家打印店在资本市场和财经媒体圈里的江湖地位由此可见。这家被喻为离上市“最近”的打印店,从两三年前开始,就是财经媒体的重要新闻线索之一。

荣大,据传是证监会生态圈里最传奇的公司:90%的全国拟上市公司申报材料在此打印,毫不夸张说,荣大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温度计,这里火爆,说明资本市场热闹,这里冷清,表明资本市场沉寂。

1月7日傍晚,记者打着“预定业务”旗号,探营这家神秘的打印店。

荣大快印位于距证监会约3公里的一条小街上,如不是通过手机地图定位,很难发现这家藏在金灿酒店3、4层的公司。门外冷清,里面却弥漫着忙碌的焦躁。

前台电话此起彼伏,5位客服忙得不能抽出一分钟介绍业务。客服招呼的第一句话不是问需办什么业务,而是“您是做哪个项目的(指拟上市公司项目),是否有电话预约”。在前台的一侧,诸如“某某银行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文件”、“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等诸多精致文件样本,整齐地码了三排。

“开房,马上!”几个自称“大摩”券商的人挤到前台,一迭声要求开VIP房间。当被告知会议室已全部被预定、需要排队,“大摩”口吻立刻变得焦躁:“麻烦了……还有十几套材料要做。”

前台客服毫无接茬之意,专心安排各种材料送货,“样品出来了吗?某公司招股书送金融街(证监会)。现在去,别的活儿让其他制作员做。广渠门还能去吗?再派人去广渠门。”

在等待了20分钟后,一位客服人员终于向记者介绍了VIP业务。其称,该公司最大的服务优势,即是对证监会所要求的各类报会材料规格、格式等要求掌握娴熟。就连很多券商都做不到。VIP服务需提前交2万元订金,能保证在最忙的时段有独立会议间、接待室,就比如现在IPO开闸时。此外,券商可自选熟悉的制作人做专人专项对接,能安排专车送材料到证监会。“你们河南有家食品企业已经预定了。”

话毕,该客服起身送客,“我要马上去参加一个公司路演活动,有事打我电话。”几乎是“押”着记者,离开了荣大。

一位刚刚离职荣大的“前荣大人”向记者回忆了近年来“荣大”的几次盛况。

一次探访荣大快印是在IPO财务核查时,那时700多家拟上市公司的项目小组云集荣大快印,要赶在财务核查截止大限之前提交自查材料。当时为了应付数量众多的券商人士,金灿酒店所有客房都已不住人,而是改造成可供券商开会的会议室。

去年二季度末开始的A股上市公司并购潮也在荣大处有所体现,陆续赶来的券商赶印的材料从IPO文件变成了再融资和并购重组的文件。

去年年末,新三板扩容到全国,而荣大快印也迎来了众多的新三板券商人士,再现了财务核查时的盛况。

1月7日晚深夜,记者脱去外衣,手里拿了一摞复印纸,“行色匆匆”地直接再入荣大,这次,没有任何“拦截”和“询问”,整个三层灯火通明、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所有的打印机都在高速运转……可以预见,在“史上最猛IPO”的浪潮下,2014年,这里的灯光很难熄灭。

承诺内容增多:自掏腰包,维稳股价

1月6日晚间,首批发行的新股公布发行价格。公告显示,新宝股份首次发行A股的发行价格确定为10.5元/股,对应市盈率为30.08倍,我武生物的发行价格为20.05元/股,对应市盈率为39.31倍。这个价格基本在市场预期范围内。

事实上,在漫长的等待之后,这些即将登陆资本市场的新贵们,等来的是同样的IPO,不一样的资本市场。

经过长达3年的漫长熊市,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疲弱不堪,开闸带来的暴跌,几乎在每个人的预期当中。监管层更是制定了一条又一条的“新规”,缚在“发行人”和“投行”身上,以遏制他们圈钱和套现的欲望。

而对于刚刚拿到批文的老板们来说,在《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面前,发行马上变成了一件头等重要的大事。

按照发行新规,确定发行价时,要求先剔除报价最高的10%的申购量,报价最高者也不能获得配售,防止“人情报价”或盲目报高价。

同样,新规对创始人和高管减持也做了严格的规定:所持股票在锁定期满后两年内减持的,其减持价格不低于发行价;公司上市后6个月内如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发行价,或者上市后6个月期末收盘价低于发行价,持有公司股票的锁定期限自动延长至少6个月。并且,如果上市后3年内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应提出稳定股价的预案,包括回购、增持等办法。

于是,即使是在A股疲弱的走势映照下,我们也能发现这些刚刚新鲜出炉的招股说明书的“喜感”——想来不怎么在乎“投资者”的招股书,开始讨好投资者了。

比如说,新宝股份在招股书里,披露了“稳股价三招”:1.回购方案。2.控股股东增持方案。3.如采取上述措施后,股价仍低于每股净资产,公司董事和高管将通过二级市场以竞价交易买入股份。遵循原则为,单次购买股份的资金不低于上一年度领取的税后薪酬20%,单一年度则不超过50%。

高管和董事“自掏腰包”稳股价啊,这比单纯的“圈钱”方案让人心里舒服得多。

楚天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对所持股份给出自愿锁定的承诺;公司控股股东、其他持股5%的股东则对所持股份的自愿锁定期、减持价格、持股意向及减持意向予以具体说明。

全通教育一股东披露了减持时间表:发行前持股比例为5.56%的股东——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承诺,将在其到期日2017年6月8日前依法全部减持所持公司股份。

“相比之前的IPO招股书,本次招股书中股东承诺内容明显增加,上市不是圈钱的,你拿了钱,你就有义务如实信批,做出承诺。”一位私募基金投资人对记者说。

而如果过渡到注册制,完全放开股票发行的审批,“上市就不是问题了,发出去、有人买才是问题。”这位私募经理对记者说。

麦当劳里的不眠人

“上市路途坎坷,时间成本才是第一成本。”的确,对于那些自掏腰包补了税、交了社保、请了公关的企业家,每一刻的等待都是煎熬。而对于“卡时点”卡得“硬邦邦”的证监会的“各种截止时间”来说,报会材料提交时间相差几分钟,很可能影响一家公司的整体上市周期。若是错过了每个季度的最后一天,申报材料又得新增一个季度的内容,这会增加很多会计、审计成本。

“抢时间”成了准上市公司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于是,证监会附近荣大快印所在酒店一带,俨然成了个券商服务生态圈。各种餐馆、洗浴、按摩店一应俱全。1月7日深夜,荣大快印隔壁的麦当劳,随处可见材料堆里三两人的小型会议、西装男女捧着电脑聚精会神。

按照时下流行的段子,这些人不是券商投行人就是记者。还真让他们说对了,那个记者就是我们。他们做IPO,我们做做“IPO直击”,都是深夜不眠人。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