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信披酝酿细化 申报企业面临大洗牌

2020-09-16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36

导读:从早在1月8日前后传出的“调控”发行节奏的消息到其后奥赛康(300361.SZ)事件的“闹剧”,再从数只新股暂缓发行的“一刀切”再到1月12日晚间的有关新的定价调控措施的紧急出炉,都在预示着市场所期待的新股发行“市场化”之路还过于理想化。1月14日,有关目前已经获得批文的51家企业将悉数接受监管层稽查单位专项核查的消息出炉,这也预示着监管层对于此次新股发行规则的试水结果“颇有微词&rdqu

从早在1月8日前后传出的“调控”发行节奏的消息到其后奥赛康(300361.SZ)事件的“闹剧”,再从数只新股暂缓发行的“一刀切”再到1月12日晚间的有关新的定价调控措施的紧急出炉,都在预示着市场所期待的新股发行“市场化”之路还过于理想化。

1月14日,有关目前已经获得批文的51家企业将悉数接受监管层稽查单位专项核查的消息出炉,这也预示着监管层对于此次新股发行规则的试水结果“颇有微词”。

或许,这将远远不是随着此次IPO重启有关规则所带给拟上市公司们冲击的全部。

除了日前已经过会待发的项目在受到稽查监管的进一步严控外,“目前在会排队的未过会企业IPO申请正将面临一次"大洗牌"的结果”。1月14日,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而这一大洗牌的结果,或将使得过去两年多时间里形成的排队待审的次序被完全打乱,数家已经申报多时的申请将遭遇到“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结果。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经历了此批被称为史上“最危险一周”的IPO密集发行后,在获得批文的51家企业在按计划于1月末发行完毕之后,重启后的IPO市场将遭遇到近两月有余的平静期。

“在IPO发审会再次重启之后,将有一大批新规在拟申请IPO的公司上得以践行,重点则是有关信息披露的重大转变。”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年报补充时间成排队依据

“按照监管层的有关规定,此次IPO的发审会重启的必要条件之一便是必须要有拟申请IPO企业的年报补充完备。而监管层也同时表示,此次上会审查的排队次序将以此次2013年年报补充上报监管层的时间为基准重新排序,换句话说,谁先补充好年报,谁就将在待审名单中排于前列。”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上市对于目前的申请企业而言,当然是希望越早越好。”浙江一家中小板拟上市企业负责人士坦言,“尤其对于中小企业而言,首先是能占到时间的优势,这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就意味着在企业发展上占据行业的先机;其次是中小企业业绩波动较大,时间拖得越久,其业绩发生较大变动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对于那些早期提交申请且已经排队多时的企业而言,显然是一个坏消息。

“目前我们都在加班加点地赶交2013年的年报,就是希望能够在这一次机会上赢得上市的先机。”上述拟上市企业的负责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因为事关IPO申请的年报补充,有关的财报还需按照规定通过会计所审计,所以最快也将在春节后才可能正式上报。

按照监管层的有关要求,审计报告的有效期为7个月,而上一次审计报告为2013年中报,截止日期为2013年6月30日,这也就意味着只要在1月30日之后才开始发行程序的企业都必须要补充经过会计师审查的年报,这也就意味着除去可能将在1月30日前开始发行的50余家拟上市企业外,其余在会的700余家项目皆要补充有关年报。

而因年报补充的有关规定,这也意味着在目前火爆的新股发行市场将迎来近两个月的短暂休整淡季。

“因年报补充的关系,新股发行重启发审会则至少要到今年3月份。”上述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解释道,虽然按照之前有关新股发行的新思路,监管层不再调控发行节奏,过会便可发批文,“但日前因奥赛康事件的影响,这一不再调控节奏的思路则可能发生转变”。

而按照之前IPO发行的进程,企业在过会之后,最快也需要近一个月时间才能获得批文的核准。

或许有人会有疑惑,虽然发审会要三月才可能重启,但目前已过会的企业共有82家,但获得发行批文的企业仅51家,其余31家是否将在发审会重启前发行?

“这30余家企业中,除可能还有少数几家能赶在1月末获得批文外,其余未获得批文的过会企业大部分在短时间内都很难发行。”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未获批文的企业之所以未能发行,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于其中介机构受到处罚而其保荐的项目遭到“冻结”,这一“冻结”在近一两个月时间内不可能解禁,而既未因中介受罚而“冻结”却未获得批文的企业,则企业本身或面临较大的不具备发行条件的因素。

数个信披新要求将细化出台

在此次重启新股发审会之际,新的信息披露要求也将随之改革。

作为此次新股改革的重点,也作为IPO审核向注册制转型的必由趋势,对拟上市企业的信披真实完备性问题的核查,在近年来已经被监管层提高至审核条件中最重要的一环。

而在有关新股发行的新规中更是直接指出,“证监会发行审核阶段将不对盈利能力和投资价值做判断,仅对信息披露的真实完备性进行核查。”

显然,在此前提之下,拟上市企业的信披问题更成为了其IPO发行成败的关键。

“现在的有关信披规定显然已经不能满足这一改革实行之后的新情况。”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透露,而针对于此,监管层已经就有关信息披露的要求进行了更为具体与标准化的设计。

“在之后的两个月内,即此次新股发审会重启之前,将有数个有关信息披露的要求陆续出台。”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而这些信息披露的要求主要包括对于企业“历史延革问题”的披露要点、“风险的充分揭示以及落实”等规定。

对于在审核之中,出现“信息披露有实质性重要差异”即目前许多企业都遭受到的“信息披露问责”,在不久之后也将有据可依,监管层也将不日出台统一的标准。

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此次新股重启发审会后,在信息披露方面还将有一个重大变化,那便是有关招股说明书将简化披露。

“此次信息披露改革的重点除了强调以信息披露的真实完备重外,还强调以投资者需求为向导。”上述知情人士透露,之前有关招股书的信息披露都是以发行条件为向导,而相比之下忽略了投资者的需求,此次新股发行重启之后,有关招股书的信息披露模式将在简化的同时,向投资者意见倾斜。

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此次新股发行重启发审会后,在恢复接受新股申请材料时,将把预披露程序大大提前至有关申请一经获得受理便同时预披露,而监管层方面也正在考虑大幅简化拟申请IPO企业的有关预披露内容。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