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龙证券再陷宏良造假风波

2020-09-16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27

导读:原标题:华龙证券再陷宏良造假风波 保荐通过率不足50%宏良股份(002720)的造假风波,让其保荐机构华龙证券身陷囹圄。目前(22日讯),宏良股份已暂缓发行,中国证监会也表示将向有关部门了解情况。此时的华龙证券也正对相关问题进行核查。华龙证券地处甘肃,由甘肃省人民政府组织筹建,经中国证监会批准,于2001年5月18日成立的综合类证券经营机构。2011年,注册资本由155339万元变更为215339万元。主要股东有甘肃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远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酒泉钢铁(集团)有限

原标题:华龙证券再陷宏良造假风波 保荐通过率不足50%

宏良股份(002720)的造假风波,让其保荐机构华龙证券身陷囹圄。

目前(22日讯),宏良股份已暂缓发行,中国证监会也表示将向有关部门了解情况。此时的华龙证券也正对相关问题进行核查。

华龙证券地处甘肃,由甘肃省人民政府组织筹建,经中国证监会批准,于2001年5月18日成立的综合类证券经营机构。2011年,注册资本由155339万元变更为215339万元。主要股东有甘肃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广西远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酒泉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甘肃省电力投资集团公司等。

一位当地券商人士表示,华龙证券在甘肃颇有名声,属于区域老大。实际上,华龙证券承销的项目大多为甘肃本地项目,如佛慈药业、甘肃陇神戎发药业、兰州兰石重型装备等。

根据证监会信息显示,华龙证券共有六个在会项目。其中北京龙软科技、甘肃陇神戎发药业、读者出版传媒(601999)与厦门吉宏包装科技处于初审状态。兰州兰石重型装备已处于落实反馈意见中,浙江莎普爱思药业已预披露。

在IPO核查风暴下,华龙证券保荐的上海梁江通信、方正宽带网络、广东迅通科技、四川艾普网络均在核查报告上交截止日期之前主动终止审查。

事实上,从成立至今,华龙证券共承销了21个项目,但仅10个顺利通过审核,通过率不足50%。华龙证券面临的争议是,保荐项目不仅不多,且多数面临争议与质疑。

因宏良股份陷造假风波

本是IPO重启后的首批“幸运儿”却因涉嫌造假而在上市门前紧急刹车。

近日,有报道称,宏良股份IPO招股材料涉嫌隐瞒关联交易、虚构巨额采购数据来制造高成长、高盈利假象,其IPO申报材料失实。

17日,证监会表示将向有关部门了解情况。宏良股份也在18日晚发布公告,表示因出现媒体质疑,决定暂停暂缓IPO申购发行工作。

不过,其董事长回应质疑称,公司存货真实,宏良股份相关供应商关系已在招股书、审计报告等披露文件中详细说明,本次申报材料真实准确,不存在任何隐瞒情形。同时,河南祥鸿皮革与宏良股份没有任何关系。且供应商等问题真实准确,不存在任何故意隐瞒情形。

目前,该事件尚无定论,但作为IPO重启后的首家涉嫌造假企业,若属实,其将面临较大的惩罚力度。

“重启没几天就出现造假,要是真的,会里肯定从严查处。那华龙就撞枪口上了。估计保代会被取消资格,律师、会计师可能也会取消资格禁入。”一位证券律师认为。1月21日,记者多次致电华龙证券保荐人电话以及公司对外公布的联系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目前,宏良股份公告,保荐人华龙证券正认真核查媒体质疑所涉事项。

作为一家区域性券商,华龙证券的项目大多局限在甘肃省,其主承销业务并不多。

根据同花顺(300033)统计,2009年IPO重启以来,华龙证券共承销23家项目,其中首发仅7个,增发2个,配股和可转债各1个,债券发行12个,在89家券商中位列承销数量排名第52位;主承销商收入合计2.019亿元,位列46。

另根据中国证监会信息显示,成立至今华龙证券共承销21个首发项目,其中6个被撤回,5个不予核准,仅10个拟IPO项目顺利通过IPO审核。通过率不足50%。目前,华龙证券投行从业人员72人。

宏良股份造假事件尚无定论,保荐是否存在失职行为也难下结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华龙证券保荐的项目多次陷入舆论风波之中。

保荐项目毛病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06年IPO第五次重启后,华龙证券共承销9个IPO首发项目,分别是启明信息(002232)、大禹治水、联信永益(002373)、西泵股份(002536)、百润股份(002568)、瑞丰光电(300241)、宜昌交运(002627)、佛慈制药(002644)与即将发行的宏良股份。项目不多,但受到质疑颇多。

2009年大禹节水(300021)上市前夕,市场质疑大禹节水董事长王栋,其控制权来源于2003年甘肃酒泉市的国有企业改制。改制过程中,其以99.46万元购买到了数百万甚至数十亿元的资产,被外界质疑大禹治水在改制过程中涉嫌国有资产流失,并通过虚假增资来获得项目。当其限售股一解禁,其股东与高管便迫不及待地进行套现。

2010年,华龙证券保荐的联信永益(002373)更是上演了一幕“最快变脸”。2010年登陆中小板10个交易日后,公司董事长被刑事拘留;半年后,董事长、总经理再被刑事拘留;随后,公司财务总监、董秘、副总经理等多位高管提出辞职。而其递交的第一份中报显示,同比业绩大降44%。

2011年同样是华龙证券保荐的佛慈制药(002644)被业内评为“最杯具的IPO样本”。早在1993年就提出了初步改制方案,但四次上会,四次被否,终于在2011年12月22日,成功登陆A股市场。资产重组计划的失败、金融危机以及国内IPO市场的暂停均称为佛慈药业上市的绊脚石。

此外,已处于披露阶段的莎普爱思药业更是备受争议。2012年初中止审查,莎普爱思宣称中止IPO审查是“需要补充反馈材料、补充年报,短期内无法完成”,但业内人士更倾向于是有重大问题要进一步落实,实际上就是内部人举报。

半年之后,莎普爱思在证监会网站披露了首发招股说明书,但外界质疑不断。21世纪经济报道就曾多次亲赴对其进行调查,发现其涉嫌编造虚假产能、产量数据,以美化募资投项前景,夸大产能消化能力。目前,莎普爱思仍处于预披露阶段。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