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长金人庆为钱发愁

2020-09-15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29

导读:12月19日,全国财政会议上传出的消息:2005年1-11月,全国财政收入28941.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5%,预计全年财政收入将突破3万亿元大关。财政收入猛增一方面让一些专家质疑中国税制改革的滞后,社科院财贸所副所长高培勇说:“中国企业税负过重,如果再不进行税制改革,问题会越来越严峻。”而另一方面,作为掌管中国财政“钱袋子”的财政部部长金人庆或许将更加为钱发愁。“三农”,教科文卫,社保,西部大开发……多方面的财政支出压力日渐增大;同时, 2006年农业税全免、增值税转型的全面推开,则都

12月19日,全国财政会议上传出的消息:2005年1-11月,全国财政收入28941.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8.5%,预计全年财政收入将突破3万亿元大关。

财政收入猛增一方面让一些专家质疑中国税制改革的滞后,社科院财贸所副所长高培勇说:“中国企业税负过重,如果再不进行税制改革,问题会越来越严峻。”

而另一方面,作为掌管中国财政“钱袋子”的财政部部长金人庆或许将更加为钱发愁。

“三农”,教科文卫,社保,西部大开发……多方面的财政支出压力日渐增大;同时, 2006年农业税全免、增值税转型的全面推开,则都是减税的措施。

矛盾之中,金人庆强调,2006年要继续实施稳健财政政策,并着力推进投资、消费和出口的健康发展,继续推进财税体制改革。

财政收入难以持续增长

诸多的制约因素使得2006年的财政收入持续增长日渐成为难题。

在宏观形势上,关于明年经济增长趋缓已成为学界的普遍共识。

12月初,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稳定宏观经济政策,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宏调的主要操盘手——国家发改委,则把“控制部分行业过剩”作为明年宏观调控的重点任务。

在宏观经济增长趋缓的情况下,财政收入的增长自然会受到相应的影响。

在进出口贸易上,从今年的第二季度开始,我国外贸出口增长速度逐步放缓,而进口增速出现明显反弹。对此,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教授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外贸依存度的不断上升,进出口贸易税收对财政收入的影响也在与日俱增。

此外,将于2006年1月1日开始正式施行的新《个人所得税法》,由于个税工薪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从800元提高到1600元,财政收入将减少200亿-300亿元。

同时,2006年,财政部将力争出台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将企业新增机器设备所含税款纳入增值税抵扣范围的改革方案。据相关部门测算,此项转型将带来500亿-600亿元的财政减收成本。而其成效,显然难以在当年立刻显现。

新支出的压力

财政收入难以继续快速增长的同时,政府向公共服务型政府的职能转变将产生更多新的支出。

在金人庆部长2006年财政工作的棋盘上,三农,是财力投入的重点。

按照金人庆的说法,要加大财政支持“三农”力度,并突出在“多予、放活”上做文章。

一方面,2006年,在全国范围内将全面彻底取消农业税。

另一方面,财政部将积极推进农村综合改革试点。加大转移支付力度,加强农村基层政权建设,提高基层政权的行政能力。

同时,金人庆承诺,将完善并加强“三补贴”政策。13个粮食主产省(区)的粮食直补资金将再增加10亿元,全部达到本省粮食风险基金总规模的50%。

此外,要积极支持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建设,推进扩大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改革试点,全面促进农村社会事业发展;改革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从2006年起将在农村逐步建立责任明确、保障有力的义务教育经费长效保障机制。

三农之外,金人庆还指出,2006年是《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颁布实施的第一年,中央财政科技支出安排将大幅度增加,各地也要相应增加投入。同时,要完善科技及经费管理体制,充分发挥税收政策促进科技进步的作用。

而在就业和社保、卫生方面,金人庆提出,要抓好做实个人账户试点及其他社会保障工作。同时,确保经费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研究建立人、畜、禽统筹,城乡一体的公共卫生体系。

“这些安排,都是需要有一定的财力做保证。”中国社会科学院财贸所研究员何振一说。而他认为,在中国现有的财政分配框架下,很多历史积累下来的刚性支出决定了支出结构的调整很难,主要还是要靠财政的增量部分来解决新的支出需要。

稳健背后的“结构调整”

但是,调整和优化政府投资结构将继续进行。

金人庆在安排明年财政工作时说,一方面要继续调整优化国债项目资金和中央预算内投资使用结构,优先支持农村建设、科教文卫、社会保障、资源节约、生态建设、环境保护和西部大开发,保证重点项目建设。

同时,要严格控制新开工项目,特别是新上消耗高、污染严重、技术落后的项目。发挥政府投资对调整产业结构、实现协调发展的促进作用,支持税制改革等体制创新和加强经济社会发展的薄弱环节,坚决制止盲目建设和重复建设。

另一方面,要通过调整和规范收入分配促进消费增长,更好地发挥消费对经济的拉动作用。

而在何振一研究员看来,对三农的投入,本身就是促进消费增长的重要手段。

“十一五”开局之年的2006年,中国改革向更深处推进,而这一切既需要坚实的财力做后盾,也需要加快进行财税体制本身的转型。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