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份额4% 收费是国内所的两倍

2020-09-15 来源:甘肃会计网 阅读量:152

导读:原标题:离A股越来越远:份额4% 收费是国内所两倍人们所熟悉的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四大”)正在渐渐被A股淡忘。A股创业板和中小板的崛起,救活了中小投行,也救活了数量众多的中资会计师事务所,但四大却离A股市场越来越远。据理财周报统计,今年以来,四大仅成功完成比亚迪和庞大集团两单A股IPO,且均为安永华明所做。普华永道、德勤华永、毕马威三家则颗粒无收。而今年最大IPO中国水利也没有按惯例请四大担任审计,而是找了一家名叫中天运的国内所。“我们自嘲自己是没

原标题:离A股越来越远:份额4% 收费是国内所两倍

人们所熟悉的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四大”)正在渐渐被A股淡忘。

A股创业板和中小板的崛起,救活了中小投行,也救活了数量众多的中资会计师事务所,但四大却离A股市场越来越远。

据理财周报统计,今年以来,四大仅成功完成比亚迪和庞大集团两单A股IPO,且均为安永华明所做。普华永道、德勤华永、毕马威三家则颗粒无收。而今年最大IPO中国水利也没有按惯例请四大担任审计,而是找了一家名叫中天运的国内所。

“我们自嘲自己是没落的贵族。”四大一位资深审计人士感慨,他所在的事务所正面临着市场环境巨变的考验。

四大仅占4%份额,

3大所今年A股IPO零蛋

据理财周报统计,2009年IPO重启至今两年来,50家会计师事务所共参与632个A股IPO项目,审计总收入为19.3亿。四大共涉足16家公司IPO,仅占4%的份额。

其中,四大之一德勤华永以4单项目获得2.76亿的审计收入排第一,凭借的是中国建筑和农业银行两单“巨无霸”,仅中国建筑一单IPO就入账1.72亿。毕马威则以4单项目获得1.12亿审计收入排第五。

安永华明和普华永道表现则不“给力”。安永华明两年来成功完成5单A股IPO项目,审计收入仅5243万,排第12位。

普华永道最为落寞,两年里仅成功完成3单A股IPO,收入仅2629万,排名第22位。这一收入只有内资所天健的12.9%,立信的16.7%,利安达的21.3%。接下来的数字让四大更为尴尬。今年以来,四大中,除了安永华明成功做成比亚迪和庞大集团两单IPO以外,普华永道、德勤华永、毕马威三家在A股市场均无斩获。

目前,国内大部分央企、大型国企已完成上市。四大面临着和他们的投行合作伙伴,中金、瑞银证券一样的困境:大项目越来越少,中小项目早已被国内大中型事务所揽去。据知情人士透露,最后几位“大佬”之一中国邮政目前正准备上市,该项目由普华永道承接。

而近期中注协公布的2011年百强会计师事务所排名中,尽管四大仍占据行业收入前四名,但内资所和四大的差距正进一步缩小。内资所中瑞岳华去年业务收入达10.4亿元,首次突破10亿。

投行为啥不买四大的账

风光无限的四大,在A股为什么如此高处不胜寒?

“我们为什么要找四大?”深圳一位IPO数量排名前三的投行高管人士反问理财周报记者,“这几年,内资所的审计程序完善了不少,问题不大。最重要的是,内资所收费便宜。”

更微妙的还不仅于此。今年六月,财政部发文要求,境外上市企业,金融、能源、通信、军工企业以及其他关系国计民生的重点骨干国企应当优先选择有利于保障国家经济信息安全的国内大型会计师事务所。

“我们内部的说法是A股公司风险大,不敢做。其实,不少投行的人和我们反映,证监会为了扶持国内所,有意打压四大,项目拖着几个月不给审批。”上海毕马威一位前资深审计人士透露。

“政府有意扶持国内事务所,每个国家政府都会去扶持自己的民族公司,这样做无可厚非。”广州立信羊城一位审计师则认为。

最关键的是,掏钱的人不愿请。东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司老板的看法很有代表性,“四大审计程序太过于繁杂,收费太高,并且不能给公司带来增值服务。”

“我是公司老板,我也不会去找四大。风险控制太严格了,收费又高。”普华永道一位前审计经理表示理解。

业内普遍认为,四大审计收费过高,是其无法在中小公司IPO当道的A股市场获得青睐的最重要原因。

“四大一单IPO项目三四万,国内所却只需要150万左右。”前述广州审计人士称,“国内所赚的是辛苦钱。一单项目150万,跟踪三四年,一年一个团队在公司呆上一个月,这种项目,四大一般不接,性价比太低了。”

国际四大的中国式尴尬

长袖善舞的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再一次“看不懂”中国市场。

最典型的是安永华明。早在2006年,四大已经提前洞悉中国资本市场将迎来IPO高峰,安永华明率先打响人才扩招战,不久便遭遇举世震惊的金融危机,开始大幅裁员。

即使不是金融危机,四大仍然面临一个悖论:中国的市场机遇转向中小板和创业板市场,而四大本身比国内事务所高出数倍的人力成本注定了难以进入这个利润空间不大的市场。

A股中小企业质量良莠不齐也是四大不敢轻易接单的原因之一。“国内所会给公司提供代理记账服务。但四大太注意控制风险,不会做这种事情,这也是四大在中小企业里不受待见的原因。”广州一位中型国内所审计人士表示。

国内事务所的会计师们则深谙前述老板所说的“增值服务”之道。“国内所的人更灵活,更知道国内企业的各种道道。比如,补交社保,补交税,把财务指标、报表做好看,也就是粉饰报表,他们比四大更内行。

这和国内所的风险控制比较低有关。一些比较差的项目,如果在四大,直接在风险评估时就被否掉了。”广州一位在内资所和四大均有工作经验的审计人士表示。

“正式说法是‘本土化’程度不够,说白了,就是不懂得国内资本市场游戏规则。”普华永道一位前审计经理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四大的审计程序比较细,但审计质量未必就比国内所好。这些按部就班的程序不一定能发现真正致命的风险。”

四大面临的这种中国式尴尬,已经从A股传导到其传统优势海外市场。今年以来,中国概念股曝出涉嫌造假危机,10家中国概念股遭摘牌。

因中国高速频道和嘉汉林业曝出问题,作为审计师的德勤、安永被诉。

“现在,国内企业在国外信用都比较低,谁审都信不过,四大也一样。”广州一位长期从事海外IPO业务的审计人士表示。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